• <center id="ck086"></center>
    <center id="ck086"><source id="ck086"></source></center>
    <td id="ck086"></td>
    <noscript id="ck086"><kbd id="ck086"></kbd></noscript>
  • 兒子離婚后,我見孫子竟然成為難題?

    來源:互聯網 作者:戴維 譚倩 維家家事 瀏覽: 時間:2020-03-12

      

            案情簡介

            原告丁某、王某系丁某1父母。2001年4月17日,丁某1與被告白某辦理結婚登記,雙方于2001年11月1日生育一子,取名丁某2。2004年9月2日,丁某1與被告白某登記離婚,并協議約定婚生子丁某2由丁某1撫養。

    ?

      離婚后,孩子丁某2一直跟隨丁某1及原告丁某、王某共同生活

      2011年1月5日,丁某1與被告白某簽訂離婚補充協議,約定丁某2變更由被告白某撫養。小孩丁某2被被告白某帶至德國法蘭克福學習、生活小孩丁某2到德國法蘭克福生活后,時常與原告丁某微信聯系,并表示希望回國探親。被告白某卻不允許丁某2回國探親也不允許其與兩原告電話、視頻聯系

      丁某與王某思孫心切,但苦于分居兩國,祖孫無法見面

      問題提出

      作為爺爺奶奶的丁某、王某能否向法院主張對孫子丁某2的探望權?

      法院認為

      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七條規定,民事活動應當尊重社會公德。我國婚姻法雖沒有直接規定父母外其他近親屬具有探望權,但探望權系親權的延伸,是基于父母與子女之間特定身份關系而衍生出來的,是為了保護子女的利益而設定的權利。祖父母與孫子女具有基于特殊血緣情感而產生的特殊身份,祖父母的親權同樣應當受到保護

      對祖父母探望孫子女的主張予以保護,不僅能夠滿足祖父母對孫子女的關心、撫養、教育的情感需要,同時也能保護未成年孫子女的身心健康及情感需要,對孫子女的價值形成起到積極的作用。原告正確地行使隔代探望權本質上既符合探望權的倫理價值取向,也符合社會善良風俗。

      法院判決

      法院判決:從本判決生效之日起至丁某2十八周歲前,原告丁某、王某每年探望丁某2一次方式為丁某2每年暑假回國探親不少于20天,被告白某應予以協助,丁某2從法蘭克福到北京的往返費用由被告白某承擔,國內費用由原告丁某、王某負擔;

      原告丁某、王某每月與丁某2視頻通話兩次被告白某應予以協助;

      (本案素材源自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2016)渝0112民初5648號民事判決)

      律師說法

      我國《婚姻法》規定探望權的法定主體是否包括祖父母、外祖父母?

      根據《婚姻法》第38條: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權利,另一方有協助的義務。行使探望權利的方式、時間由當事人協議;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父或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的權利;中止的事由消失后,應當恢復探望的權利。

      由此法可知:我國行使探望權的法定主體為孩子的父母,而非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

      祖父母、外祖父母享有探望權的法理分析

      1.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前民事審判工作中的若干具體問題(2015年)》規定,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在以下兩種情形下享有對孫子女、外孫子女的探望權(下文簡稱“隔代探望權”):

      1)代替已經死亡的子女盡撫養義務時,可享有探望權;

      2)代替無撫養能力的子女盡撫養義務時,可享有探望權。

      由此規定可知:具備上述兩種情形之一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可以行使對孫子女或外孫子女的探望權。

      2. 筆者認為祖父母、外祖父母的隔代探望權應不限于此以上文案例為例,應該還包括直接參與或者協助撫養過孫子女、外孫子女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在必要時的探視權利,該探視權可由法院依法審理后裁判。理由分析如下:

      1)隔代探望權,是當今社會的普遍需求

      我們經常會看到活躍在全國各地的廣場舞大媽的身影,她們大多是隨子女生活在中國的各個城市,只為照顧80后、90后這些中國獨生子女一代及其未成年子女。這種社會現象正是中國老年化社會不斷深化的一個縮影,在一些大城市尤為普遍。

      這些廣場舞大媽中大部分以照顧好孫子女、外孫子女為己任,祖孫情深甚至勝過孩子的父母;最重要的是,她們大都十年如一日、不知疲倦的為照顧孫子女、外孫子女而無私奉獻著。

      試想,在離婚率不斷呈上升趨勢的時代背景下,如果她們的兒女們因夫妻感情不和離婚,導致老人們想見一見從小帶大的孫子女、外孫子女都變成奢望,對于這樣的一些祖父母、外祖父母而言又情何以堪?

      因此,隔代探望權是當今社會的家庭關系的顯示需要,它與基于親人身份的關懷息息相關。

      2)筆者認為祖父母、外祖父對于孫子女、外孫子女探望權的請求權基礎不應該受到《婚姻法》第38條的限制

      其一,《婚姻法》第38條第1款僅規定了婚姻關系中父母離異后不直接撫養子女一方的探望權,并不能構成否定其他情形下探望權存在的理由,且并未禁止隔代探望權利的行使。

      其二,探望權的請求權基礎源于親權但應是親權的延伸,夫妻關系僅為親屬關系中的一種,并不是全部,而對于曾經共同生活的祖孫之間,無論出于血緣關系還是親人之間的情感交流,賦予祖父母、外祖父母探望孫子女、外孫子女的權利都更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身心健康成長,也符合《國際兒童權利公約》所倡導的“兒童利益最大化”原則。

      所以,血緣關系和親屬關系應是祖父母、外祖父母要求探望孫子女、外孫子女的請求權基礎,符合社會善良風俗。

      其三,隔代探望權的行使應受限制,實踐中的最終裁量權,由法院考量。

      無限制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對孫子女、外孫子女的探望,可能會侵擾直接撫養子女一方父或母的家庭生活,甚至再婚生活。例如,我國首例發生于江西的隔代探望權糾紛中,祖父母經常未經同意徑直探望孫子女,導致再婚的母親家庭生活受到影響,后法院判決祖父母未經同意不得擅自探望。

      基于此,筆者認為,隔代探望權應該有所限制。2019年10月 21 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對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進行第三次審議,刪除了一審稿和二審稿中增設的“隔代探望權”條款,憲法和法律委員會經研究認為,“鑒于目前各方面對此尚未達成共識,可以考慮暫不在民法典中規定祖父母、外祖父母進行隔代探望,如與直接撫養子女的一方不能協商一致,可以通過訴訟由人民法院根據具體情況 加以解決。”可見,隔代探望權不如父母對子女的探望權那般寬松,應該有所限制,因為限制的尺度目前難以把握,參與討論各方的意見分歧較大導致難以達成共識。所以,三審草案刪除“隔代探望權”條款并不意味著反對該制度,最終這個權利如何取舍仍有研究的余地。

      三 律師建議

      如何實現隔代探望,筆者認為可從如下方面著手:

      首先,行使隔代探望權須具有“善良”的目的。隔代探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應充分考慮行使探望權,應從有利于孫子女、外孫子女身心健康的角度出發,而不能當成是自己發泄私憤、懲罰直接撫養孩子一方的手段。

      其次,協商一致原則。這種探望權的行使應該尊重孩子及其直接撫養人的意見,不能因行使探望權而侵擾到直接撫養一方正常的家庭生活,筆者建議前往探望前應提前與孩子的父或母協商一致。

      再次,便利原則。探望權的具體行使應當由雙方事先商定探望的具體時間、接送方式、探望地點、小孩接送人等問題,探望應盡量便利子女及其實際撫養人。

      最后,依法維權原則。若實際撫養人惡意阻止探望權行使,則祖父母、外祖父母可向法院提出訴訟維權。

      需要注意的是,祖父母、外祖父母提出探望權訴訟,需保留以下兩方面證據:

      1. 與孩子相處的照片、視頻、錄音等證據,證明其曾盡到撫養、照顧小孩的義務,并且小孩也希望與其見面團聚。

      2.  向直接撫養孩子的父母一方提出探望的意思表示,但被拒絕或存在其他無法探望的情形的證據。

      律 師結語

      塞爾蘇斯有一句經典法諺:法乃善良公正之術司法實踐中支持祖父母、外祖父母在特定條件下享有探望權,體現的正是法無明文規定、依照善良風俗的法理。愿所有的家庭祖慈孫孝、共享天倫之樂!

      相關法律法規

      1.《婚姻法》第三十八條第一款:離婚后,不直接撫養子女的父或母,有探望子女的權利,另一方有協助的義務。

      2.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前民事審判工作中的若干具體問題(2015年)第三條第四點:關于祖父母、外祖父母是否享有探望權的問題。這個問題涉及當事人的情感、隱私、風俗習慣等很多倫理因素,要盡量避免法律的剛性對婚姻家庭和未成年人生活的傷害。

      我們傾向認為,原則上應根據《婚姻法》第三十八條規定,將探望權的主體限定為父或者母,但是可以探索在特定情況下的突破,比如祖父母或外祖父母代替已經死亡或者無撫養能力的子女盡撫養義務時,根據《婚姻法》第二十八條規定,可以賦予其探望權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
    907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