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ck086"></center>
    <center id="ck086"><source id="ck086"></source></center>
    <td id="ck086"></td>
    <noscript id="ck086"><kbd id="ck086"></kbd></noscript>
  • 前夫經營公司借巨款,離異妻子要被負債嗎?

    來源:互聯網 作者:戴維 孫宇思 瀏覽: 時間:2019-10-15

      近年來,因夫妻一方經營公司而負債,導致配偶無端不得不共同還債的新聞屢見不鮮。很多夫妻表示對另一方所借債務毫不知情,但僅因為是婚姻存續期間發生的債務就必須要自己共同償還,不由得大呼冤枉。

      但是,2018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出臺《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以后,此種配偶為另一方經營負債買單的尷尬處境發生了重大逆轉,全職在家奉獻的配偶不再因為另一方因經營負債而“躺著也中槍”了。

      下面,請看小編2018年7月收到的一份判決書中是如何逆轉配偶被負債的尷尬處境的吧。

      案情簡述

      李慧(化名)和程浩(化名)經過“八年抗戰”后終于結婚,婚后生育了一個可愛的兒子程小飛(化名)。

      但幸福的日子不長久,程浩長期在外花天酒地、包養情人,從不顧家,也不給家用。李慧無力負擔家庭的開支,全靠親戚朋友的幫襯才把唯一的兒子撫養成人。在長期生活的重擔丈夫的“冷暴力”雙重壓力之下,2015年李慧被確診為精神分裂癥,每月需花費的巨額醫療費無疑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面對妻子的現狀,丈夫程浩不僅沒有表現出一絲丈夫的溫情,反而更對李慧不管不顧。無奈之下,李慧于2015年10月向深圳A法院起訴離婚,2016年6月雙方協議離婚。

      就在李慧病情剛剛好轉之時,突然遭遇晴天霹靂。她收到了來自深圳B法院的民事判決書,要求共同償還前夫程浩在2016年5月借的兩筆債務,合計800萬元。這兩筆債務均是前夫程浩公司經營中所借款項,李慧毫不知情,簡直就是“躺著也中槍”!

      面對這“從天而降”的判決書和債務,李慧又該如何維權呢?

      一審判決

      借款屬于夫妻共同債務。雖然借款后李慧和程浩于2016年6月離婚。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規定,因兩筆借款均發生在李慧和程浩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應視為夫妻共同債務,李慧應承擔共同還款責任。

      妻子的困惑

      為何已經離婚,前夫經營公司借的錢,仍需要自己來還呢?

      李慧找到小編律師團隊,在小編律師的幫助下,李慧對原審法院的判決提起上訴。

      本案的核心焦點

      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配偶一方因公司經營對外所負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律師二審觀點

      涉案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第一、李慧對涉案債務沒有共同借款的合意,且未事后追認。

      第二、該借款從未用于上訴人的家庭共同生活,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1)原審原告確認該借款用于程浩支付公司貨款和工人工資等經營用途。未用于程浩家庭共同生活。

      (2)李慧沒有夫妻雙方共同舉債的合意,未因此受益。李慧于2015年10月9日向法院起訴離婚,其與程浩2016年6月雙方協議離婚,2015年10月至2016年6月期間雙方一直處于辦理離婚的焦灼狀態。李慧不可能與程浩有共同對外舉債的意思表示,且涉案款項轉賬后十幾天后李慧與程浩即協議離婚,李慧不可能通過借款獲利,更不可能產生收益使李慧受益。

      (3)依據2018年1月18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第二條“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債權人以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為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及第三條“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債權人以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為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之規定,原審原告無證據證明李慧對程浩用于公司經營的借款存在共同借款合意,或者事后追認。該借款亦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

      因此,涉案債務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李慧不應承擔共同還款的義務

      二審判決

      涉案債務屬于丈夫個人債務。

      二審法院采納了李慧二審律師的觀點,認為涉案借款主要用于公司經營,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李慧沒有共同借款的意思表示,依法不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李慧無需承擔共同還款的義務,涉案800萬債務為程浩的個人債務。

      律師提醒

      關于一方對外借款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的法律問題應從以下幾方面進行分析論證。

      一、明確債務的有效性

      1、是否達成合意

      此觀點中涉及的合意主要包括兩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債務人與債權人之間的合意。

      根據《合同法》的規定,訂立合同時需要通過雙方是否具有相應的民事權利能力和民事行為能力,是否采用書面、口頭或者其他形式訂立借款合同,來明確雙方具有借款的合意。

      第二個方面,夫妻雙方共同對外舉債的合意。

      根據規定,判斷夫妻有無共同對外舉債可以通過夫妻雙方是否共同簽字、一方是否事后追認、債務是否用于夫妻雙方共同生活等情形來認定。

      2、借款是否實際交付

      判斷借款是否實際交付,債權人可以通過出具借據、收據、借條、銀行轉賬憑證、票據支付憑證、現金支付憑證等方式來證明借款確實已經交付,必要時債權人還需要對交付方式、交付時間、交付地點、交付人和接受交付人的情況等多方面內容提交證據對借款交付的事實進行佐證。

      二、明確債務發生的時間和實際用途

      根據債務的發生時間,可以將債務分成婚前債務、婚姻存續期間債務、離婚后債務。

      1、婚前債務無須共同償還,但例外情形除外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的補充規定》第二十三條規定,債權人就一方婚前所負個人債務向債務人的配偶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債權人能夠證明所負債務用于婚后家庭共同生活的除外。由此可知,在一般情況下,一方是不用共同償還另一方的婚前債務的,但是如有足夠證據證明一方婚前借款是用于婚后家庭共同生活,如購買婚房、準備彩禮等,則可能會被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需要夫妻雙方共同償還。

      2、婚姻存續期間債務不必然屬于夫妻共同債務

      本案中程浩在婚姻存續期間所負債務,一審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的規定,因兩筆借款均發生在李慧和程浩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應視為夫妻共同債務,李慧應承擔共同還款責任。

      但是,依據2018年1月18日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夫妻債務糾紛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的規定,“夫妻一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的債務,債權人以屬于夫妻共同債務為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債權人能夠證明該債務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產經營或者基于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由此可知,新規對于一方對外負債未用于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夫妻共同合意或者夫妻共同經營的情況之下,不必然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而應該屬于一方的個人債務。本案中,程浩的借款目的是用于公司經營周轉需要,不是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故應該屬于程浩的個人債務,即使債權人要求,妻子李慧也沒有償還該筆債務的義務。

     

      3、離婚后產生的債務一般不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

      據合同的相對性原則以及《合同法》第八條規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履行自己的義務,不得擅自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夫妻雙方解除婚姻關系之后才發生的債務,屬于借款人一方的個人債務,債務關系僅約束債務人和債權人,和已經離婚的另一方沒有關系。債權人不能以不知道債務人已經離婚為由主張債務人的配偶承擔連帶還款責任。

      結語

      正如納蘭性德的《木蘭詞·擬古決絕詞柬友》中所說,“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誰也沒辦法預測今后的生活,在婚姻中感情淡了沒了,選擇離婚并不是生活的終點,做到“一別兩寬,各生歡喜”有時候也不失為一項明智的選擇。但生活中往往一波三折,在離婚中突然遭遇債務也不要驚慌,冷靜地分析,學會借助婚姻家事律師的幫助,來判斷是否需要承擔共同償債的責任,為自己的合法權益盡最大的保障才是對自己負責任,才是對生活負責任。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希望小編的這篇文章能對大家有所幫助,如有不解之處,歡迎垂詢。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
    907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