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ck086"></center>
    <center id="ck086"><source id="ck086"></source></center>
    <td id="ck086"></td>
    <noscript id="ck086"><kbd id="ck086"></kbd></noscript>
  • 合同債務與侵權債務能否約定抵銷?

    來源:互聯網 作者:戴維 陳永森 瀏覽: 時間:2019-10-15

      案情引入

      2018年1月10日,甲出借50萬予乙,約定借款期限半年,月利息3%。2018年7月10日,甲催促乙還本付息,乙拒絕;次日,甲來到乙的住所,二人就該借款歸還發生爭執,一氣之下,甲動手打了乙,致其受傷嚴重,后二人被傳喚至當地派出所,在民警的調解下,甲與乙達成合意,約定乙欠甲的借款利息9萬元抵作甲對乙的賠償款。事后,乙以合同之債與侵權之債不能相互抵銷為由訴至法院,要求甲給付賠償金9萬元。

      案件評析

      立法與學理

      抵銷是債法上的概念,包括法定抵銷和約定抵銷。

      《合同法》第九十九條規定了法定抵銷的概念:“當事人互負到期債務,該債務的標的物種類、品質相同的,任何一方可以將自己的債務與對方的債務抵銷,但依據法律規定或者按照合同性質不得抵銷的除外。 當事人主張抵銷的,應當通知對方。通知自到達對方時生效,抵銷不得附加條件或者附期限。”

      據此可知,法定抵銷的構成要件有:

      (1)當事人互負到期債務(僅限于因合同發生的債務)

      (2)該債務的標的物種類、品質相同(行為不得抵銷)

      (3)無法律規定或者合同性質上的抵銷限制(包括當事人約定不得抵銷)

      立法在設置法定抵銷制度時關注的是經濟合理原則,賦予任何一方實行抵銷權的可能性,但又不得不照顧受動債權一方的利益,兼顧公平原則,因此,不僅在敘述適用條件時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多加限制,而且在后續的司法解釋中又賦予了當事人以異議權,可稱完備。

      與法定抵銷不同,立法在對待約定抵銷的態度上較為緩和,既不要求用于抵銷的債務已經到期,也不要求標的物種類、品質相同,充分尊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但是,立法在體系上將約定抵銷限定于合同債務,將債務的內容限定為標的物,是否已經做到最大程度的尊重當事人意思自治呢?此種限制又有何種法理依據呢?

      適用困境

      本案中,甲乙之間存在著相互獨立的兩個法律關系,一者是發生于前的借款合同關系,一者是發生于后的侵權責任關系,二債均已屆清償期,給付標的物均為金錢,現甲乙約定抵銷,如何適用《合同法》第一百條關于約定抵銷的規定?

      觀點聚焦

      侵權之債的發生并非當事人意思自治的結果,法律從公平合理的角度應當排斥侵權債務與合同債務的法定抵銷,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法律同樣能夠以此為由排斥約定抵銷的適用。事實上,雖然因侵權行為而承擔債務并非甲本愿,但甲在與乙達成抵銷合意的當時,雙方對于該債務的數額和侵權之債中的各方權利義務均已做出確認,殊難認為此非當事人意思自治的表現。因此,利用民法上的類推適用原則,應當準許《合同法》第一百條類推適用于侵權債務和合同債務約定抵銷的情形。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
    907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