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ck086"></center>
    <center id="ck086"><source id="ck086"></source></center>
    <td id="ck086"></td>
    <noscript id="ck086"><kbd id="ck086"></kbd></noscript>
  • 徐翔在監獄,老婆想離婚

    來源:互聯網 作者:陳永森 瀏覽: 時間:2019-10-15

      2019年8月7日,七夕佳節的夜晚,“股神”徐翔的妻子應瑩在其個人公眾號發布了題為《關于離婚案的一點說明》的推送文章,宣布自己與徐翔已經進入了訴訟離婚的階段。

      應瑩提起離婚訴訟,一方面是基于欲結束婚姻關系,回歸正常生活的考慮,另一方面,從上引推送文章的字里行間可以發現,應瑩希望通過這次訴訟,促進夫妻共同財產及早從徐翔涉案財產中分離出來

      2015年,徐翔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而被公安機關逮捕;

      2016年12月5日,徐翔在青島中院接受刑事審判;

      2017年1月23日,青島中院作出的判決書中認定,徐翔的犯罪所得為71億,所得贓款已全部被追繳,并稱“本案三被告人的辯護人均提出‘公安機關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財產,部分是他人財產以及與犯罪無關的本人合法財產’的辯護意見,本院將依據相關法律規定,對隨案移送的涉案財物權屬和性質予以甄別后,依法作出處置。”

      但截止應瑩提起離婚訴訟時,涉案財產中徐翔的合法財產仍然未被甄別析出。應瑩獨自撫養幼子,并悉心照顧四位老人,卻因徐翔合法財產遲遲不能發還而至困難境地。

      徐翔與應瑩離婚糾紛一案有幾個特殊的法律問題需要說明:

      1、管轄法院

      《民事訴訟法》第二十條規定:“下列民事訴訟,由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原告住所地與經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原告經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轄:……(四)對被監禁的人提起的訴訟。”

      應瑩與徐翔離婚糾紛案的管轄法院為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該院為應瑩住所地人民法院。因被告徐翔正在青島監獄服刑,無法親自前往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應訴,在實踐操作中,人民法院會安排經辦人員前往服刑一方的監獄開庭。

      2.夫妻感情破裂認定

      《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如何認定夫妻感情確已破裂的若干具體意見》第11條認為,一方被判處長期徒刑,或其違法、犯罪行為嚴重傷害夫妻感情,可視為夫妻感情確已破裂

      該條文使用了“長期徒刑”這一不確定概念,而我國刑法上并無“長期徒刑”和“短期徒刑”的區別,徐翔因犯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判處5年6個月,該刑是否屬于長期徒刑,仍需進行法律解釋。

      相對于有期徒刑最高刑期15年(數罪并罰最高刑期25年)而言,徐翔所獲刑罰自然不能稱為長期徒刑,而即便徐翔因罪被判處最高刑期的有期徒刑,相對于無期徒刑而言,也不能稱得上是長期徒刑。因此,引用該條文來解釋本案中的夫妻感情狀況,可謂不甚合理。

      另外,有人指出,如果徐翔在獄中,明確表示不同意離婚,法院通常會判決不準離婚,應瑩需要在六個月后再次起訴。該種說法需要增加一個前提,即應瑩不提起上訴或者二審法院維持一審不準離婚的判決。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185條規定:“上訴后,第二審人民法院認為應當判決離婚的,可以根據當事人自愿的原則,與子女撫養、財產分割問題一并調解,調解不成的,發回重審。”

      3、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

      雖然2019年7月31日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以筆錄的方式確認在應瑩和徐翔離婚訴訟案中只處理離婚和撫養權,不處理夫妻共同財產,但關于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卻是本案最核心的問題。

      據網絡上獲知的應瑩自述,徐翔案發后其家庭接近210億的財產被查封,其中包括澤熙系公司的資產,徐翔父母名下、徐翔應瑩夫妻名下和其他關聯人員名下的財產

      徐翔和應瑩的大量財產都置于他人名下,對于法院而言,因為財產涉及第三人利益,一般不會在離婚案件中處理。

      而徐翔因犯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判處有期徒刑的同時,也被判處財產刑,財產刑是否已經執行完畢,是合法財產甄別的關鍵條件。另外,徐翔操縱證券市場需要承擔的行政責任(行政處罰)是否已經履行完畢,也是影響應瑩分割夫妻共同財產主張的因素之一。

      對于應瑩而言,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的首要條件是確定夫妻共同財產的范圍,在人民法院未完成財產的甄別工作之前,這一條件尚未成就。如果人民法院故意拖延甄別工作的進程,徐翔的近親屬或者財產的權利人可以向檢察機關申訴或控告。

      人民法院的甄別工作完成后,登記在應瑩徐翔名下的財產的分割相對比較順利,而登記在他人名下,應瑩認為屬于夫妻共同財產的那些財產,如果所有人對該財產的歸屬存在異議,應瑩則可能必須提起確權糾紛訴訟,以確定自己與徐翔對該財產的權利。

      當然,徐翔操縱證券市場的行為可能引發大量的民事糾紛,徐翔可能因之負擔巨額的民事賠償,該筆債務可能因為屬于夫妻共同債務而需要以夫妻共同財產來償還。

      總之,應瑩與徐翔離婚糾紛一案,在財產分割問題上必定需要歷經漫長而艱難的程序,對于飽受摧殘的應瑩而言,她能否在這場家庭巨變中堅持下去,還是個未知數。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
    907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