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nter id="ck086"></center>
    <center id="ck086"><source id="ck086"></source></center>
    <td id="ck086"></td>
    <noscript id="ck086"><kbd id="ck086"></kbd></noscript>
  • 情理法的分析:湖南弒母案

    來源:互聯網 作者:陳瀚 瀏覽: 時間:2019-10-15

      案情回顧

      12月3日12時24分,湖南省沅江市,34歲女子陳某被發現身中20余刀,倒在了自家的床上。其十二歲兒子吳某康被鎖定為嫌疑對象,因涉嫌殺害其母親陳某,被警方控制

      經初步審訊,吳某康因不滿母親管教其吸煙、玩手機,被母親打后心生怨恨,于12月2日晚9時許持刀將母親殺死。十二歲的孩子不是被媽媽嚴格批評、收繳手機后一氣之下沖動殺人的,是趁媽媽睡著了,悄悄起來砍了媽媽20多刀致死亡,滿床鮮血,還把媽媽雙手砍下來了。殺人過程中,鄰居聽到尖叫聲敲門,兇手撒謊說是2歲的弟弟尿床,惹媽媽生氣了。兇手殺人后非常淡定,仿佛沒發生任何事一樣,還用媽媽手機模仿媽媽的語氣發微信給班主任請假,與媽媽尸體相處十多小時,不做任何處理也絲毫不慌。

      12月2日殺人,12月3日被發現,12月12日,男孩因未滿14周歲,被無罪釋放,記者問爸爸,孩子什么異常嗎,爸爸說“:他和平常一樣,就像沒發生什么一樣。”,孩子說:“我殺的又不是別人,是我媽媽,學校不可能不讓我回去上學吧”。

      類似案例

      浙江嘉興陳某,15歲少年為偷錢上網,用被子悶死自己的奶奶并焚尸滅跡。因未成年免于死刑,判刑18年。2014年,服刑11年后減刑出獄,2017年又殺死一人,拋尸河道。

      鄧女士的女兒年僅13歲,2018年3月,小女孩兒在放學途中遭人人持刀強行拖入地漏一房間內,試圖搶劫強奸,其間遭威脅,被脫光衣服,在被害人激烈的反抗下,未能得逞的黃某終于惱羞成怒,在被害人脖子和胸口一陣亂刺,身體多處被割傷。當地派出所以“加害者未滿14歲為由”,不予立案。法院以“被告未滿14歲為由”,建議走民事程序。

      內因探究

      1、親情的缺失

      親情并不是依靠先天的血緣關系來維系的,而是后天人與人之間相處的結果。父母要想教育、懲罰孩子,當首先取得教育、懲罰的資格。而這種資格來源于雙方的親情基礎,也就是說,要把親情的種子從小植入孩子的心田。

      縱觀上述幼童導致的慘案,很大一個共同點是孩子的爸爸媽媽一直在外地賺錢養家,孩子自小都是由爺爺奶奶帶,就是我們常常提起的“留守兒童”,老人往往十分寵溺孩子,溺愛導致了孩子的性格缺陷,也導致孩子與父母之間的感情淡漠。

      因此,湖南12歲男孩,在自己家中持刀弒母,原因可能多個方面,但與從小沒有得到過母親關愛是根本原因。孩子和母親感情并不深厚,在孩子的意識中,母親和其他人并沒有什么本質區別,也不具備教育自己的資格,打急了,孩子便會進行反擊。從而導致了慘案的發生。

      2、教育的缺失

      親情的缺失使得家庭教育的不健全,而家庭教育的缺失很難由學校教育進行填補。家庭教育缺失容易讓孩子滋生出離群、叛逆、暴力等傾向,在學校和同齡人相處時難免會受到排擠和孤立。而學校的老師不能及時和家長溝通孩子的情況,也使得學校教育的效果大打折扣,最終并不能有效的填補孩子們缺陷的性格。

      3、法律的適用偏差

      《未成年人保護法》七章七十二條全文,筆者認為立法的初衷是為了保護未成年人不受成年人的欺凌,從重、從嚴、從快地處罰不法分子對未成年人造成的不法侵害,而不是縱容未成年人本身實施的犯罪行為。但是,實踐中適用《未成年人保護法》和《刑法》未能全面考慮到未成年人加害者的主觀惡性和其行為的嚴重程度,以至于《未成年人保護法》和《刑法》相關規定被廣泛適用于縱容未成年犯罪者,而不是保護未成年人。

      4、未成年人收容教養制度不健全

      我國的收容教養制度僅僅停留在紙面上,而刑事制度又不能完全適應懲罰未成年人犯罪的需要。回到12歲男孩弒母的案件中,案發一周后孩子回到了原學校,人心惶惶,學生家長說:“他像一顆定時炸彈,很害怕,從此都親自接自家孩子上學放學”,所有家長都不同意兇手回學校,但是當地政府部門讓兇手回學校,說是考慮孩子未來發展,受教育情況。校長無奈又生氣地說:不要問我了,我沒有任何說話的資格”,試想,他真的回學校了,其他同學出于恐懼,都不敢與他接觸,老師也不敢管,他被孤立,又會做出什么事?恐怕又會釀出悲劇?

      法律指引

      《刑法》第十七條 :“已滿十六周歲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犯罪,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因不滿十六周歲不予刑事處罰的,責令他的家長或者監護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時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養。”

      《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五十四條:“對違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實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針,堅持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 對違法犯罪的未成年人,應當依法從輕、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筆者觀點

      社會發展,小孩心智和思想都成熟的更快,法律也應該與時俱進。看過了太多的悲劇和不幸,我們必須要反思:法律應當保護的,一定是被害人的利益,而不是加害人的利益。而年齡,更不能作為一個人是否具備加害人資格的標準。相比于縱容年幼的惡,希望年幼的兇手能夠改過自新,我們更應該將天平傾向于無辜的受害者

      別讓未成年保護法變成未成年罪犯保護法。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

    ?
    907彩票下载